乡村教师献身山村教育感动三湘百姓

    新华网湖南频道12月22日电(记者 段羡菊 黄兴华)扛着猎枪接送孩子上学,防止野猪伤害;用订婚的钱修好破损的课桌;“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但唯一不能放弃的是讲台”; 

    “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讲台”……在遍布崇山峻岭的湖南,有一批乡村教师坚守在大山深处的破旧校舍里,岗位虽然平凡,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然而他们的忠诚与牺牲,却令人无限钦佩感叹!

    21日晚,一项乡村教育界的民间公益大奖——第三届长沙运达喜来登教师奖颁奖典礼在长沙举行。授予对象是湖南省老、少、边、穷地区中小学校教书育人有口皆碑的教师。由各界推荐并由湖南电视台公共频道报道21名候选人事迹后,再经公证评定10名获奖者及10名“提名奖”,分别获奖5万元、5000元。

    这些老师“不要命”

    连绵山岭的雪峰山中娄底市新化县,是湖南省有名的“国家级”贫困县。圳上镇中学,有一个倔强的老师贺坚。

    课教得顶呱呱,但不幸的是,在山村学校从教27年,正当46岁壮年的贺老师,四年前却被发现手脚奇怪颤抖,被医院确诊“帕金森综合症”。

    今年9月,校长不得不找到他,要求他停课住院治疗。一个月后,他执拗地离开医院,又回到讲台。妻子流着泪说:“他在病床上对我说,教书是他的天职,国家发了他这么多工资,领导这么关心,他要回讲台。”

    痛得腰弯了,手伸不起来,他就让两个同学代替他板书。拿着教案上楼,他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同学们赶紧把他扶起来。校长没办法,只能取消他的班主任资格。他对校长有意见,“现在瞧不起我,不让我教书?”

    他强调,“我只会教书呵。”他检讨自己“心胸狭窄”,因为他不放心别的老师来教他的课目。

    已经无法坚持,不得不离开讲台的他,就要离开学校了,同学们从山上摘来大把大把的野花,在他身前堆得半人高,哽咽着叮嘱他安心治病。

    不要命的老师不止贺坚一个。

    常德市澧县甘溪滩镇海棠希望小学的样长孙新波老师,今年33岁,从教13年,凭他的呼吁与请求,筹集资金建起了篮球场和乒乓球场,使这所山里小学竟然成为“示范性”学校候选单位,不幸的是,年轻的孙老师患上了肾癌。

    病情稳定后,他又回到了校园里。孩子、学生家长、老师们都在盼望,孙老师能够恢复身体,重返讲台。有人这样对记者说:

    “孙老师是我们这所希望小学的希望。” 

    要把孩子们带出大山

    二十多年前,退役汽车兵在社会上很吃香。

    汽车兵吴生权在河南告别部队后,没有去城市的机关单位和工厂企业,而是回到贫困偏僻的家乡凤凰县三拱桥,手里没有握方向盘,而是拿着粉笔,走进教室。

    这是怎样简陋的教室!教室是借的私人住房里的一间,后来人家不让借了,吴生权找到牛栏改造成教室。后来,终于有了学校,可是门口被大山阻挠,没有路通往外面的世界。

    为山村孩子拉通一条通往外面世界的路,是始终萦绕在他脑海里的梦。

    为了路,真的就像“移山”的“愚公”,吴生权带着村民,课余五年努力,拉通了7公里的山路,小孩上学、村民外出都方便了。

    为了路,他带着孩子们走出大山,第一次坐火车来到省会长沙的湖南大学。“我是要让他们开阔自己的眼界,激发孩子们努力学习、考上大学的理想。”

    三拱桥学区秦校长印象很深,吴老师不断创新教学方法,他还探索过“双语教学”——城市里很多小学都没有这样做,这真是让人惊奇。

    吴生权的乡村学生们多么懂事、多么好学呵!“爸爸妈妈好辛苦,我要考上大学,挣点钱分担。”课桌上书堆后一个女同学情不自禁流泪了。在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 “爸爸妈妈很辛苦”,这句话不约而同地在同学们嘴中说出来。

    和吴生权一样,很多入选乡村教师因为教得好,成为学生崇拜的“偶像”。 

    今年42岁的张家界市桑植县家坡乡学校老师李兴荣,18年前考上大学,可是家里没钱缴起不起学费,当上了代课教师。

    他说话风趣,谈起当年5月450元工资给妻子买了台缝纫机作“订婚礼物”,自称“倾家荡产”。到张家界听了四位化学老师的教学示范课后,他兴奋地感觉,“一夜之间”教学方法“开窍”了。

    身为“代课教师”时,他教的班,曾经在全县班级中考了第一。

    徐远村,学校的副校长,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回到偏僻贫困母校,与李兴荣成为同事。“读初中时,我家里贫困,李老师带着我睡,他书又教得好。”他坦言自己是追随李老师而来。

    扛着猎枪护送孩子放学

    对讲台怀着宗教般的虔诚,如果可能,他们愿意把自己的身体焊在讲台上,融入黑板中。这是21名初选者中四位年届或年尽60岁的老教师给人的感受。

    在湖南省平江县,教中学的严炼高不顾家人反对,不顾自己已56岁,回到了大山里的天岳小学。

    尽管校舍齐全,但乡下学校的简陋仍然可见一斑——甲流盛行,天岳小学没有城里小学配备的体温检测仪,每天早上,他站在校门口,只能用大拇指按按孩子们的额头看是否发烧。

    为什么这样执着地走在教师之路上?

    那是很多年前,年轻的他刚在天岳小学走上教师岗位,有一天放学,山洪爆发,他牵着一名孩子趟过急流时,鞋被冲走了。没几天,家长给他送来一双赶紧编织的布鞋。

    他说,这双布鞋让他终生温暖。

    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当教师,严炼高,这个面色黝黑、面容如同老农、很受学生欢迎的普通老师,心中珍藏着一个愿望,希望我们严家,成为平江的“教育世家”。

    “我在这里读小学,从这里开始当教师,我要回到这里走完人生旅程。”站在天岳小学门口的严炼高说。

    湘西泸溪县石榴坪乡民力村小学老师刘恒亮,今年57岁,想到退休年龄快到,他不得不离开讲台,不由心生感慨:“多么愿意夕阳走慢一点!。”

    从教33年,他经常垫钱帮家长上缴学费,没让一个孩子辍学,建学校时缺钱,他急得把上高中的儿子的学费和家里预备建房的钱总共6000元全垫出来,儿子因此失学。

    凤凰县青年作家田耳的《一个人的张灯结彩》获得文学大奖。熟知的人说,这个标题用来形容教过他的林峰学区清水小学老师田仁玉贴切不过了。

    今年60岁、已经退休的他,仍然不愿意离开小学的简陋宿舍,每天上学、放学时,他习惯地护送着孩子们安全走过几个路经的池塘畔。

    入选教师当中有一个是被儿子推荐的。他就是56岁的衡阳常宁市胜桥镇大塘完小老师周和平。为了修补31张缺胳膊少腿的桌椅,他把父亲给的300元钱结婚费用拿出来了。因为全心扑在教学上,患青光眼接近失明的妻子,主要靠儿子照顾。

    儿子推荐他,理由是因为,“我父亲给学生的爱比给我多。”在讲台上一站就是35年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还很谦虚:“教书是我的天职,我做得还不够。”

    令人惊奇的是,在湖南,居然还有扛着猎枪送孩子上学的老师——今年60岁刚退休的李朝杰,当教师37年,有22年是在山区小学。

    通往小学的路上茅草丛生,树枝交错,很多地方其实没路了。野猪有时突然钻出来盯着你,吓得孩子们都哭了。李朝杰就像一个猎户,身背长杆猎枪,手执利刀,披荆斩棘,接受护送孩子们上学、放学。

    53岁的永州市祁阳县欧莱河村小学老师满顺元,靠自己一双手,一把锄头,经过数十年的努力,为学校挖了四口井解决饮水问题后,又从山坡下挖出了600多平方米的球场、田径场。

    乡村女教师令人难以忘怀

    候选的五位乡村女教师,每个人都让你难以忘怀。

    孩子生病,住在小学、一心扑在学生们身上的株洲醴陵均楚镇军山小学苏焦梅老师没能够请假照顾。寒冷的晚上,她正在就着火炉在房子里备课,丈夫“咣当”撞门冲进来,把她的教案丢到火苗中。

    “怎么光管别人的孩子,不管自己的孩子?”丈夫抛下这句话走了,最终离她而去。

    有一个晚上,她骑单车家访,乡下的路坎坷不平,前车轮碰到一块石头,她连车带人翻下两丈多高的山沟里。

    第二天,不顾吓坏了的校长劝阻,她忍着疼痛把伤了的手揣进口袋,又走上了讲台。

    说起这些往事,这位面容清瘦的女老师语气平静,脸上还泛着笑容。女儿因为她没有能够照顾帮助,报考乡村老师岗位只差4、5分落榜,只能远在广东打工。提到这事,泪水哗哗地从她脸上流下来。

    “这是我最痛苦的事情。”她觉得亏欠女儿太多了。

    校长告诉记者,苏老师为了教育事业,家庭被舍弃了。

    她微笑着告诉记者:“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但唯一不能放弃的是讲台。”

    湘东南南岭山脉的群山中,汝城县附城乡下联小学,唯一的老师是46岁的范恋球。

    17岁的姑娘范恋球开始当老师,她满腔热情,可是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后,却被浇了个冰凉透,有的孩子数学只考了几分。

    这些孩子怎么这么难教啊?她失望了,邻近就是广东,她要去打工。父亲一句简单的话让她留下来了:“你既然接受了老师这份工作,你就要干下去。”

    她开始用心改进教学方法,想办法取得孩子们的信任,第二年,她教的班取得了排名学区第二的好成绩。

    每天中午是她最忙的时候,走下讲台的她拐入厨房,为孩子们做饭菜,然后洗碗。

    当老师30多年来,范恋球没有睡过一个午觉。

    随着计划生育政策在农村推行多年,农村的孩子越来越少了。“尽管我们只有8名孩人,一名老师,但是也要像一所真正的学校。”范恋球对外面的人说。

    为了丈夫的遗愿,为了山里的孩子,夏畅元坚守在山村小学,益阳市安化县南金乡将军小学。

    那是青春烂漫之时,她和同样任小学教师的丈夫走在山里的路上,感叹好山好水,呼吸新鲜空气,两人“发愿”誓言,共守学校,度此一生。

    怎么也没料到,让她肝肠寸断的是,家访时丈夫被狗咬伤,两周后发病死亡,床头交待三个遗愿:一,教好学生;二带好儿子;三,还清病债。

    山村教师的危险,经常出现在教室外面。有一次,她送孩子涉过暴涨的山溪,自己被洪水冲走,万幸被树根挡住。

    在后来的岁月里,每当她离开讲台的退缩念头萌发时,丈夫就像站在她面前,提醒她,鼓励她,给了她坚守的力量。

    让人难忘的还有湘、鄂、渝三省交界的龙山县贾市乡中心小学的女老师贾美菊。今年51岁的她,在教学当中感受到了无穷的快乐。

    33年前,她拿到了当教师第一个月的工资——5元钱。她依然清晰记得,虽然工资只有这么一点,然而当时是多么的为教师这一称号自豪啊。

    县城里来了一位女张老师支教,每次上课,只要有空的贾美菊端端正正坐在后排,学习城里老师的教学技巧。50岁,她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张老师学普通话。她的好学,让张老师惊奇,钦佩。

    因为她教得好,湖北的家长们都把孩子送到贾市中心小学来。“我要教学到生命最后一刻。”

    候选者中唯一的一名80后女教师,是张家界武陵源中湖中心小学28岁的覃慧。丈夫直言,对妻子“满意工作,不满意生活”。虽然从教只有八年,她却让人看到乡村教育后继有人的希望。

    2009年9月1日到11月1日,尽管只有两个月,尽管已是第三届,组委会就接到提名和推荐电话2500多个,收到推荐信函500多封,电子邮件300多封。 

    21名乡村教师通过初选,被湖南电视台公共频道连续报道,使很多人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长沙市小学三年级王雅莉同学给电视台打电话:“山里的那些孩子们生活太苦了,他们学习还那么用功,我想送点书,你们能帮我联系吗?”

    湖南大学中文系大学生刘涛告诉电视台,想想自己毕业就想留在大城里教书,“真是感到惭愧”,我将重新考虑人生的选择。一位在长沙投资的企业家,看了节目后,准备每年将新员工培训的第一课放在某个乡村小学。

    其实,类似这样的乡村教师以及乡村学校,在湖南还有还多。在记者写作这篇报道的同时,湖南的媒体又接连不断有报道,并且立即引起了一些公众的关注。

    ——在湘西北张家界市桑植县汨湖乡姚峰界小学,老师把国旗绑在竹杆上,然后插在一棵砍掉树枝的香椿树头。网上有人称之为2009年度最牛的山寨版高山小学国旗旗杆。

    ——在湘东浏阳市山区老桂村,村小学的只有9个孩子,1个教师和9个孩子。电铃坏掉很久了,篮球架不能用了,楼梯护栏靠铁丝加固。

    历史总是在不断进步。连续参加三届“喜来登教师奖”候选老师报道的湖南公共频道一位女记者向评委们“报告了好消息”,在今年的采访中,感觉乡村教育“离城市越来越近”:一是只有2所小学没通路;二是危房小学没了;三是乡村教师不仅仅怀抱热忱,而且也在学习很多教育新理念。

    这些乡村教师,这样执着忠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